{悲惨世界}字幕错误频出 网友:像高中生水平

  • aijiabaojie.cn   来源:沛沛网   2020-08-07 05:40:09  

公映版字幕翻译错误多、文采少—— 近日,由安妮·海瑟薇、休·杰克曼等主演的音乐电影《悲惨世界》在国内公映。这部趁着“奥斯卡”的热乎劲引进的电影上映5天赢得了接近3000万元的票房,成绩不俗。与影片上佳的口碑和票房极不相称的是,该影片的字幕错误频出,近几日在网络上,人们对该片字幕翻译水平议论的热度甚至超过了影片本身。 5天收获3000万元,《悲惨世界》票房不“悲惨” 电影版《悲惨世界》改编自风靡全球的同名英文版音乐剧。对于一些音乐剧迷来说,音乐剧《悲惨世界》是必看剧目,此次推出电影版,吸引不少音乐剧迷走进影院。除了音乐剧迷观众,走进影院的普通观众观影时确实要适应一下带着歌剧唱腔的表演。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大部分观众很快就能沉浸在剧情中,被旋律和演技深深震撼,到了结尾更是眼含热泪。截至昨天晚上,该片公映5日,票房已经接近3000万元,比近几年引进的《国王的演讲》《一次别离》《艺术家》等奥斯卡影片的票房都要好不少。 除了顶着“奥斯卡”的光环,业内人士表示,法国大文豪雨果原著小说《悲惨世界》在我国有很深的群众基础以及影片质量上乘都推涨了该片的人气。 该片口碑票房上佳,但字幕瑕疵却频频遭遇“吐槽”。更有网友表示,由于公映版字幕太差,决定不去影院“受苦”。国内不少音乐剧迷们对歌剧版《悲惨世界》英文唱段都相当熟悉,国内也有不少人将英文唱段翻译成中文。电影版字幕一出,不少细心的观众发现,与已流传下来的经典翻译相比,公映版的字幕翻译不仅没有文采,还有些显而易见的错误。电影人周黎明在微博上写道:“《悲惨世界》电影版字幕翻译真不敢恭维,韵味全无,且误译多多。更搞笑的是,译者似乎全然不知《悲惨世界》在中国早已流传小说版和故事片版,很多专有名词已约定俗成,无需另起炉灶。”更有网友表示,这版字幕大概是翻译人员用网上的翻译工具直接翻译的,“歌词都是长句子,完全不押韵,就像是高中生的水平。”进口片字幕翻译人员“业余”者众字幕职业翻译少,业余翻译多 中国进口影片的字幕翻译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?他们的待遇如何?电影《悲惨世界》此次字幕翻译为何会出现诸多错误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昨多方采访寻求答案。据了解,目前我国进口片的字幕翻译往往由非专职翻译人员完成。 2008年开始从事进口片字幕翻译贾秀琰已有几十部电影的翻译经验。她昨天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国内有四大翻译厂:长影(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片分厂)、北影(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)、八一(八一电影制片厂)、上译(上海电影译制厂)。电影字幕翻译多为具备中英文能力的电影行业相关工作人员,比如媒体人、大学老师,或者电影公司内部人员,也有个别是专业翻译,但并不多,她自己则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电影宣传人员。 在贾秀琰看来,电影《悲惨世界》翻译难点在于原著小说是一部世界名著,文雅精致,很考验译者的水平。由于此次电影《悲惨世界》结尾处没有打上译制片厂的名称及翻译者的姓名,人们无从知道该片字幕翻译是何许人也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,国内引进大片字幕翻译大多是过关的,但因为专职翻译少,不排除《悲惨世界》字幕直接外包给高校外语专业的学生,最后由译制片厂审核之后就进了影院。 八一电影制片厂译制片负责人王进喜曾经对媒体表示,目前一部译制片的译制费大约为5万元——这当中包含了翻译、配音等各种费用,最后能分给翻译人员的钱极少。“与进口大片动辄上亿元的票房相比,这个数字还蛮尴尬的。”上海译制片厂厂长刘风也说。报酬少,翻译的强度并不小。“进口片通常译制时间很短,尤其是分账大片,一般都是在上映前一个半月拿到剧本和音像素材,再利用20天完成翻译、配音、审核等多个流程,留给翻译的时间就更短了。”贾秀琰告诉记者,她参与了即将在影院公映的科幻爱情片《逆世界》的字幕翻译,这部电影台词有17000字,属于正常台词量,“花费约为5天时间,除了翻译出准确的字幕,还要大致对一遍口型,检查词句的通顺性和是否口语化,校对人名、数字、地名的准确性和一致性。工作量不小。”《悲惨世界》经典版与影院版字幕对比英文原文:He took my childhood in his stride. But he was gone when autumn came.经典版翻译:他轻易地丰富了我年轻的时光,但秋天降临时他离去了。影院版翻译:他夺走了我的贞操,但是我生完孩子之后他就离我而去。英文原文: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?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?经典版翻译:民之所欲,可在你心?民之所怨,尔等可听?影院版翻译:你听见人民在歌唱了吗?唱一首满是怒火的歌?英文原文:The color of the world is changing day by day.经典版翻译:一天又一天,世界的颜色正改变。影院版翻译:世上的人们就像墙头草。